成功案例

为了那份不能缺少的养家糊口的薪水你绝不会拍

发布日期:2018-12-19 浏览次数:
为了那份不能缺少的养家糊口的薪水你绝不会拍案而起的

对于野中教授这个年纪的日本人,真实的战争记忆近在咫尺,因为那很可能就是他们上一代亲人的个人记忆,没有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人几乎并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在中国做了什么。

“调查过的人都知道,是日本侵略了中国,中国没有派一兵一卒来日本,也没有对日本发动过战争,这是百分之百的侵略战争,这样称呼是不对的。

实际上,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日本国内媒体报道中对战争的目的进行曲解,对真实的战争场景进行美化宣传。

出版于1937年12月20日的东京报纸《朝日新闻》登载了沦陷后南京的照片,南京市民“排队迎接”“皇军”的到来,在拿着刺刀的日本军人身边,中国小孩子一脸笑容。

在整张报纸版面最显眼的位置,写着“皇军进驻,南京迎来和平”的主标题,副标题是“皇军受到南京人民的欢迎”。

而在当时日本的媒体舆论中,日本军队是为了从欧洲列强的威胁下保护中国的安全,才进驻中国的。“直到现在,仍然有一些日本人坚信这就是

每当说起自己的亲人,野中教授的心情都很复杂,他的祖父和两位伯父被征召入伍后,全都“蒙了大难”,除了死于施行“三光”政策的祖父,他的一位伯父死在中国山西,另一位伯父在日本战败后,并遭拘禁。

“我的爷爷和两位伯父,在日本都是非常安分守己的好人,绝不可能成为杀人犯,但是当国家命令他们入伍,命令他们去杀人,他们无法拒绝,从而在中国做了很残忍的事。

由于无法面对那种惨烈的行径,战败之后回国的老兵对自己在中国的所作所为集体缄口不提。“即使有很少一部分日本兵鼓足勇气,说自己在中国杀了人,他们也会遭到其他日本兵的语言指责和暴力,特别辛苦。

或许为了排解内疚,曾经到过中国的日本兵多数选择用写日记的方式记录在中国的行为,这些日记在日本兵死后被发现,并集结成书。

在日本人藤原彰战后出版的《记南京大屠杀的皇军士兵们》一书中,从这些老兵的战地日记出发,描写了不少因为被征兵而变成杀人恶魔的普通人。

“在许多日记中,都生动描述了那些热爱家庭、过着平凡日常生活的农民和市民,被送上战争前线,经过反复地被命令去干抓人、杀俘虏的勾当之后,不知不觉变得心狠手辣了。

野中认为,在那些日本老兵的内心深处,或许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所以在回国之后,才不愿在亲人面前提及在中国杀人的经历。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芦山4月22日电(记者赵波、刘彦军)鲜血洒在保通路,人民含泪敬英雄。昨天上午,武警交通部队三支队六中队在执行宝盛乡至玉溪水库抢通任务时,因余震引发山体塌方,为保护过往群众,该中队工程师宋永科和一级士官燕凯凯被滚落的飞石击中,身负重伤。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昨晚到达芦山后,前往医院亲切看望受伤战士,并祝愿他们早日康复,为人民再立新功。

4月20日8时,雅安市芦山县发生地震。9时许,驻扎在400公里外江油的武警交通三支队接到救援命令后,迅速向震中芦山县开进。三支队官兵冒着余震的不断侵袭,官兵一路疾行一路打通,于当天14时40分到达灾情严重的芦山县龙门乡,随即展开救援保通。21日11时,官兵已连续奋战近24小时,通往太平镇的道路被抢通。而宝盛乡到玉溪水库的道路被塌方阻隔,这一路段道路细窄,一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滚滚深江,头顶是滚落的飞石,脚下是咆哮的江水。面对危险,支队官兵毫不退缩。12时,在抢通战斗中,强烈的余震袭来,轰隆隆的巨声中,近百方的碎石从山顶砸落。作为安全员的宋永科和燕凯凯顾不得自身安危,拼命掩护战友和群众撤离,在成功将最后四名群众推出危险区域时,滚落的飞石击中了宋永科和燕凯凯。燕凯凯被击中颈椎,宋永科被飞石击中头部和腿部,造成颅脑外伤和左小腿骨折,目前两人已被分别送往华西医院和芦山人民医院救治。

据了解,江苏新沂人,1976年出生,1994年12月入伍,共产党员。燕凯凯,1991年出生,2010年12月入伍。